当前位置:启明星新闻网 > 电视剧新闻 > 电视剧新闻

电视剧新闻

文章作者:电视剧新闻 上传时间:2020-01-04

  医生准备宣布“车敏浩”的死亡,却被朴政宇阻止,朴政宇要求先通过尸检确认是否是自杀。面对“车善浩”的拒绝,朴正宇申请解剖命令书。车铭集团的会长,“车善浩”的父亲来到医院,“车善浩”十分紧张,可又不能不去。见到父亲喊车敏浩以为自己露馅了,通过父亲的话,“车善浩”明白了车敏浩对父亲来说是像垃圾一般存在的。“车善浩”既悲伤又恼怒。自己的母亲一眼就认出自己是车敏浩,但是母亲一直有病,她的话没有多少人相信。做贼心虚的“车善浩”以为自己被朴政宇发现了。

  尸检后医生发现死者的指纹都被磨损了,因为同卵双胞胎的DNA都是一样的,为了辨别死者的身份,朴政宇要求现在的车善浩做指纹鉴别,只要确认了车善浩的身份就相当于确认了死者的身份。然而惊人的是,第二天朴政宇从尸检医生那里得知指纹鉴定的结果出来了,与车善浩的指纹几乎完全一致。但是朴政宇不相信自己的判断会有错误,依然怀疑死去的“车敏浩”的身份。“车善浩”来接弟弟的尸体时,尸检医生问他死者生前是否戴眼镜,因为有眼镜的压痕痕迹,“车善浩”撒谎称弟弟喜欢戴墨镜,暗中却对尸检医生起了杀心。天黑后,尸检医生下班开车回家,在等红灯时,被“车善浩”安排的大卡车撞死,而停在尸检医生前面的车里正是在给金铁植打电话斥责他想找人杀害自己的金勇柱。

  警察局里,朴政宇在交结案报告书的一瞬间想起之前调查的车敏浩有尖端恐惧症,他相信人的本能是无法隐藏的。于是朴政宇带着报告书到了葬礼现场找到了“车善浩”,故意将报告书的尖端呈现在“车善浩”面前,“车善浩”愣住了几秒,强忍着不适接下了报告书,这一切都被有心试探的朴政宇看在了眼里。电视剧新闻在送“车敏浩”的骨灰去墓地的路上,“车善浩”知道朴政宇一直在怀疑自己,他十分头痛该怎么处理这个检察官才好。

  禁闭屋里,囚犯朴政宇流着泪在回忆,可是记忆始终停留在女儿夏燕生日前后的那些天,怎么也想不起来后来发生了什么。朴政宇被带到了探视屋,一个男人称自己是姜俊赫检察官联系的律师,要他签字承认自己杀害妻女的事实,朴政宇无法接受,打了那个律师一拳。朴政宇喃喃念着姜俊赫的名字,似乎想起了什么,原来姜俊赫是他的好朋友,也是一名优秀的检察官。

  医院里,姜俊赫在向一个女心理医生描述朴政宇的失忆病情,朴政宇的记忆每次都是在睡醒后消失,回到为女儿过生日的那天,而他的妻女被杀是在四天后,可是他完全不记得那四天发生的事情,并且这四个月来的事情也全部消失。女医生猜测朴政宇从那四天开始可能遭受了噩梦般的重大打击,使他的记忆开启了自我防御模式。姜俊赫闻言回忆到四个月前,自己才听说朴政宇的月下洞杀人事件时。警察楼下,被铐上手铐的朴政宇面对记者们的闪光灯一脸茫然,姜俊赫连忙脱下外套遮盖住朴政宇的脸,护着他进入局内。审讯室内,姜俊赫一走进来,朴政宇就痛哭流涕地跪倒在他面前,嘴里不断说着得找到自己的女儿夏燕,可当姜俊赫细问时,他却什么反应都没有,还是极其痛苦地不断重复赶紧找到夏燕这一句话。听了姜俊赫的回忆,女医生说不愿接受事实,直到再也无法承受之时,便会以逃避记忆的方式失忆,如此反复失忆只会使朴政宇的状况越来越糟糕,一定要想办法让他接受事实才能慢慢找回失去的记忆。

  法庭上,律师徐恩惠正在滔滔不绝地为一桩盗窃案的被告人进行证人审问,已经长达三个小时,法官实在受不了她,强行要求结束。下庭后,徐恩惠气势汹汹地找到法官大人理论,认为她自己只是在尽职尽责帮处于法律死角的人辩护。和法官大人闹翻后,作为法院指派律师的徐恩惠刚好遇到负责朴政宇案子的律师来辞职,满腔热血正义感爆棚的徐恩惠也不问前因后果就自告奋勇接下了朴政宇的案子。回到家一查后,徐恩惠才知道自己接下的是大名鼎鼎的朴政宇检察官杀害妻女案。徐恩惠想起自己曾经在法庭上和朴政宇对立辩护被他打败,之后她找到朴政宇,认为法律之外应有人情,却被朴政宇告知检察官做的从轻处理是根据法律和原则的判处,并告诉徐恩惠,如果一定要赢,就不要相信委托人。而她之所以会输是因为她一直只负责一定会输的案件。徐恩惠被反驳地哑口无言,但还是冲着朴政宇的背影大喊自己下次一定会赢。原来,徐恩惠小时候常常去监狱探望坐牢的爸爸,爸爸一直对她说自己没有犯罪,小小的恩惠隔着探视玻璃立志,一定会救爸爸出来的。

  禁闭屋里,姜俊赫来看朴政宇,朴政宇擦干净眼泪,失去理智地说智秀和夏燕还在等自己,姜俊赫要他面对事实,朴政宇还是无法接受这一切,嚎啕大哭地蹲在了地上。冷静下来后,姜俊赫将相关案件材料拿给了朴政宇,朴政宇看到上面说因为自己怀疑妻子出轨,他摇头说智秀不可能出轨,随即又痛苦地抱住脑袋,他还是什么都记不起来。

  另一边,荒芜的树林里,夏燕的舅舅泰秀不停地在地上挖坑,地面上已经挖了许多大坑,可还是什么都没有挖到,可是泰秀仍坚定不移地说,夏燕,舅舅一定会找到你的。监狱里,朴政宇拿着姜俊赫留下的案件材料回到了牢房,狱友圣圭关切地询问他状况。朴政宇默默坐下,翻看着案件材料,看到上面醒目又不能接受的事实,痛苦地留下了眼泪。晚上,等所有人入睡之后,熬过痛苦之后的朴政宇重新振作起来,拿出了案件材料,在黑夜里一夜又一夜地翻看着。朴政宇开始慢慢接受现实,一有时间就开始翻读案件材料。电视剧新闻圣圭将午饭放到朴政宇面前,关心地让他快吃,吃完一起去运动。监狱长看着窗外放风的朴政宇点头哈腰的给“车善浩”打电话,报告朴政宇的最新情况。挂完电话的“车善浩”开始了与研熙貌合神离的夫妻生活。

本文由启明星新闻网发布于电视剧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电视剧新闻

关键词: 电视剧新闻